小英雄&家教。轰爆轰、切爆切退散!
晋江ID:廿八都

(伪R27)骗子

  天际开始崩裂,细如丝线的裂缝在那儿肆无忌惮地生长开来。人、都是人,笑着哭着面无表情着,街边的霓虹灯依旧亮着,却再也没有在黑暗中突兀看到时的那种酸胀感。


  沢田纲吉跑着。他只是奔跑着,双腿与裤子摩擦着、甚至已经已经有些麻了。他踉跄着脚步、磕磕绊绊,运动着的肢体怕是早就浑浑噩噩到不需要大脑的指挥。


  这是梦吗?


  他在心中反问着自己。


  这是梦吧?


  他在心中质疑着自己。


  他想到了每次回家时都能看到的妈妈的笑脸,还有偶然看见的愁容。

  他不是个争气的儿子,没有用、不上进、唯唯诺诺。妈妈无奈的叹息似乎时不时总会响起。……更不用提学校了,是啊,他是那个“废柴纲”啊。

  沢田纲吉自虐一般将自己压在心底的懦弱拽出来,放在他一眼就看得见的地方。他总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,应该怀着悔恨与一往无前的勇气,奔跑着大喊。


  他在奔跑。


  天空的崩坏并没有停止,他的泪水也不知何时涌了出来。他有在悔恨,他有在奔跑,他说不定会有一往直前的勇气,只是缺少了一项,所有都会不一样吗?风呼呼地在耳边吹过,灌进发丝又钻进眼眶,酸涩感在脑袋里打滚,他咬紧牙关,不敢停止脚步。


  ……有谁、?


  沢田纲吉咽下升至喉咙的哽咽,巨大的城堡在视线的远方露出了个尖角,湿咸的海风糊在脸上,他下意识鼓住气,热气早以腾至头顶,停滞的呼吸加剧了窒息感。啊啊…他将模糊的视线再次转向天空,那儿原本的蓝色脱落散尽,暗沉的天色充斥了视网膜。

  Xa…

  他的脖子被空气挤压着,那个名字就徘徊在那里,徘徊在那暗云之中,那雷电之中。


  有谁、救救我?

  

  没有人。


——


梗来自歌词,具体的空间里有,感兴趣可以看看(。。。。)

没有当纲君家庭教师的Reborn,一直被封印着火焰的纲君,微妙的双向骗子感。

最后Xanxus成功坐上C位。(?)


R27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水无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